張行方系列文學作品欣賞之——非常的日子

自媒體 中國書畫名家專訪 2020/2/16 17:37:02

張行方系列文學作品欣賞之——

非常的日子

非常的日子,宅家,宅不住思緒穿墻走壁,跨越時空,一如花瓣雨四散紛飛。

臨窗,遠眺,一雙眼像定速巡航,外面的景象漸次入眼。

空寂的大街,難覓三二行人,就如天上稀疏的星星,孤單落寞。

臨街門店,緊閉;萬家貓眼,傳情;城市,鴉雀無聲。

image/20200216/dfe612aceab9e2d04486e5a32dc910c9.jpeg

我親愛的城市你怎么了?

很長很長時間的寂靜之后,被偶爾駛過的巡邏車輛打破,帶給城市一縷生機,好像告訴人們,珍惜生命,活著真好。

元宵節的夜月還算明亮的,和閃爍的彩燈映照街道上被風吹落的片片樹葉,給人一種蒼涼的失意。

一種憐憫和無奈的心緒,瞬間劃過腦海,既是為那片片散落的樹葉,也是為自己,更是為多災多難的祖國。好在有千門萬戶曈曈日的對聯迎風而笑,迎風而舞,讓我先天下之憂而憂,后天下之樂而樂的一絲暖意爬上心頭。

新冠肺炎病毒首起武漢,肆虐大地,全國民眾奮起抗擊,一方有難,八方支援,各行各業精英馳援武漢,逆行的背影震撼全球。

與此同時,為了隔斷傳播渠道,政令頒布:不出門,勤洗手,不聚會,不添亂,不信謠,不傳謠。宅家,就是對社會最大的貢獻。

因抗疫的需要,全民皆兵,封城設卡,聯防聯治。

假期延長了,我們唯一可做的就是天天吃,天天睡,天天待著,也照樣天天累著,天天煩著。以往一直向往的幸福生活驟然從天而降,真的來了,現在卻不再向往,反而心如鹿撞,也感覺不到興奮與奢侈。

按部就班的生活,真是憋屈,怎感覺缺少點什么,宛若死水一潭、需要微風吹起漣漪,才有活力。

這不是我們想要的生活啊,我們如熱鍋上的螞蟻,無所適從。

image/20200216/6f29ab5bd536dc035774d0bba6195d4c.jpeg

人,一旦閑下來,心也亂了,情也淡了,脾氣也大了,還時常莫名其妙地發些無名之火。

閑能生事,一語中的,然也。

看來,人,只有參與社會競爭,才有存在的價值,生活才會豐富多彩。

災難面前,很多人驀然明白:不是社會需要你,而是你真的離不開社會,真的需要參與到社會中。

由此可見,生活的艱辛遠比懶惰更讓人幸福,更讓人憧憬。

艱辛成就人生,工作能創造令人刮目的奇跡。

忙碌的生活遠比閑下日子好過,那樣心不累,有動力,有展現自己魅力的一方晴空。即使很累,但,累,且快樂著。

人生苦短,時不我待,等不得,豈能坐吃山空啊。

任何事物只有動起來才有價值,要活,就要行動,身體如此,思維更是如此。

宅家的日子,我們深刻體會到工作才是最好的生存,待著看似幸福,其實身心俱累,煩躁著,恐懼著,無助著,無奈著,無望者,就像一只在大海上失去方向的小舟,漫無目的,看不見紅旗,找不到黨,路在何方啊。

非常的日子,讓我們以非常的方式體驗了另一種人生,知道了活在當下的重要性,同時也讓我們學會了精誠團結,萬眾一心,排除萬難的沉著冷靜,學會了以不變應萬變,冷靜沉思解萬謎的理性和鎮定,即使以后遇到再大的風起云涌,我們都能從容對待。

雪萊說:既然冬日已經來臨,春天啊,還怎能遙遠。

風雨過后是彩虹,中華民族從不畏懼困難,沒有過不去的火焰山,曙光在前頭,春風化雨時,勝利屬于我。

這是歷史的必然。

編輯:高華芬

條評論
評論
麻将来了怎么开房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