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下無聲崇藝術,吹盡黃沙始見金 ——梁力文東坡詩意畫賞評

自媒體 中國書畫名家專訪 2019/12/22 19:24:51

筆下無聲崇藝術,吹盡黃沙始見金

——梁力文東坡詩意畫賞評

image/20191222/0b093d11ac284f6e957d339e330f7b75.jpeg

三百年來又一蘇粉“癡絕”    

當代著名作家祝勇,評蘇東坡為“千古一人”。認為他一生憂憤,是個天生的倒霉蛋,雖曾得北宋幾個皇帝、太后、歐陽修等重臣的賞識,出道也很早,二十多歲就名滿京城,但他性格耿直,不愿違背內心,向人低頭,導致一生坎坷,日子過得比大多數文人都慘。但他不是憤青,而是用豁達的心胸去擁抱自己的命運。因為這一切都是自己選擇的,不必去怨天尤人。所以,歷經命運圍困的他,能夠寫出“大江東去,浪淘盡”的雄渾氣魄,寫出“天下行書第三”的《寒食帖》,在詩詞、散文、書法、繪畫等領域,以至美食、園林、水利工程等方面,都站在時代的高峰上,成為一個百科全書式的大師。他是一個大于時代的人。神宗皇帝對蘇東坡的詩詞評價頗高,甚至認為蘇軾的學問比李白更勝一籌了。其實蘇東坡還有眾生平等的觀念,骨子里有為民謀利的思想,更為歷代民眾所熱愛。    自大宋至今,蘇東坡的粉絲可謂遍神州大地。明末清初,大書畫家石濤(1642年-1708年),刻有閑章"癡絕",一生沉迷于書畫藝術。他還是蘇東坡的超級粉絲,三百年前,就寫下《東坡時序詩意圖》12開,又寫《東坡詩意圖冊》8開?,F今的梁力文先生,自幼受其父梁大和先生的影響,成為石濤之后又一超級蘇粉。梁大和先生平生致力于蘇東坡的研究,著有《風流才子蘇東坡》、《千古風流蘇東坡》、《蘇東坡在惠州》、《蘇東坡貶惠故事》、《蘇東坡的題畫詩》、《王朝云與蘇東坡》等著作。在父親的熏陶下,梁力文先生立志向陸儼少學習(陸儼少寫有《杜甫詩意畫百圖》),研讀了大量的東坡詩文,為詩意畫創作打下了堅實的基礎。他癡迷于東坡,沉醉于東坡詩意畫創作,常常一提起畫筆便忘卻了時間。有一次,他約了晚上9點去會見朋友,見時間尚早,便想把構圖畫好再出去。結果一提筆,便進入了忘我的境地,一直畫到將近凌晨1點。次日醒來才發現爽約之事。為了創作《東坡詩意畫一百零八圖》,他克服重重困難,探索二十余載,現已創作二百多幅東坡詩意畫。然而,梁力文先生并不滿足于此,他決定在此基礎上,反復錘煉,創作6尺整紙精品《東坡詩意畫一百零八圖》。今年已完成20多幅,邁出了成功的第一步。

image/20191222/7b6cf15fda86cdd1e25be194bd5b4e46.jpeg

一畫一故事,一花一世界    

詩意畫是文學以筆墨鋪陳圖像的無聲的演出,是畫家解讀詩意之后再現詩意的成果。詩意畫的創作,一類詩與畫的關系不緊密,畫家并不直接、正面表現詩中情景,而是借詩境而抒發自己的感受。石濤的創作追求更多的是真性情,著重于意趣,而非實景。他認為“詩中畫,性情中來者也,則畫不是可擬張擬李而后作詩;畫中詩,乃境趣時生者也,則詩不是生吞生剝,而后成畫。真識相觸,如鏡寫影,初何容心,今人不免唐突詩畫矣?!绷硪活愒娕c畫的關系則是非常緊密的,畫家采用寫實手法,力求再現詩中的情景,達到詩畫合一的境界。梁力文的創作則屬于此類,他更多追求畫與詩的緊密,希望通過客觀真實再現詩的情景來闡發詩文的義涵和意趣,以達到畫中物象與詩文情致交融之境。    真正的詩意是對生命和自然界所受到的感應,對生命與自然的深刻認識,經過提高和精煉而獲得美的律動。對于大多數詩人來說,由于留下生平資料甚少,畫家創作詩意畫時,也只能以意為主。陸儼少寫杜甫詩意百圖,成為經典之作,不獨因他高超的筆墨功夫,還因抗戰時流落川蜀,經歷了杜甫一樣顛沛流離的生活,看過一樣的千山萬水,甚至得了一樣的肺病。相似的經歷,同樣苦難的生活,使陸儼少更深刻地理解和熱愛杜詩,這些都是偉大作品《杜甫詩意百圖》成功創作的根本原因。

梁力文先生雖天生殘疾,人生中經歷了各種歧視和挫折,但始終樂觀豁達,努力與命運抗爭。談起蘇東坡,言語之間都是對東坡先生的敬佩與熱愛,仿佛是多年的知己。為了深入地研究蘇東坡,深刻體味東坡的彼時彼情,梁力文不但精讀了大量蘇東坡的著作,而且親自走訪了蘇東坡生活過的每一個地方,體驗蘇東坡當年生活的情景。蘇東坡為官之地多達11省區,足跡遍布大江南北。其大量的書信、文章、詩詞描寫出了豐富的生活和自然環境,因地不同。若不作細致研究,恐難相符。所以,跟隨蘇東坡的腳步,梁力文先生也走遍了大半個中國。往往為了詩文中一個小小的細節,就直奔當地小住一段時日,或忙于采風,或駐足細致觀察,一忙就是一整天。所有這些默默日積月累地付出,經過融匯貫通,最后用筆墨表現出來。有幸的是,蘇詩很多本身就是傳奇故事,而經過梁力文先生的妙筆,真是一畫一故事,一花一如來。像《東坡數間屋,巢子誰與鄰》,《斯來訪謁道逶迤,山川清幽煙云透》,《遙知獨酌罷,醉臥松下石》,無不是“詩中有畫,畫中有詩”,情景交融,讓人品讀起來,回味無窮,意境深遠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image/20191222/7bf29d1d37d21bfc44edfba4fe2c0640.jpeg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吹毛斷發世無雙,揮毫似劍圖報國    

梁力文少年時從《芥子園畫譜》入手,廣泛地學習花鳥畫,尤擅長蘭竹石。后又花10余年研究齊白石草蟲,能寫工細草蟲。為了專注東坡詩意畫,轉而主攻山水。由博而約,集中力量在東坡詩意畫創作上。藝術關鍵在于高度,沒有高度的廣度是沒有意義。梁力文自2000年后主攻東坡詩意畫,固然是熱愛蘇東坡的本性使然,但其中也有戰略思想的考慮。藝術的高度,除了筆墨、結構、造型等技術造詣之外,更重要的是情感和境界的高度融合。有些書畫家借酒來達到情感的高度,但力文先生深受其師林筱之先生影響,從不飲酒,而是靠著愛的力量追求情感的高度。他甚至認為:畫家在高興時或心靈傷痛時,創作熱情最高。王羲之心情愉悅時寫下第一行書《蘭亭序》,顏真卿在悲憤哀傷時寫下《祭侄帖》,蘇東坡被貶黃州時,以“心似已灰之木,身如不系之舟”傷痛之情,寫下《寒食帖)。技術與情感的完美統一是力文所追求的。在未來幾年,梁力文先生除繼續創作東坡詩意畫,還將把東坡詞意畫、唐人詩意畫、宋人詞意畫等題材作為新的研究方向,編輯出版《歷代東坡詩意畫選集》、《歷代東坡詞意畫選集》、《歷代東坡題材國畫選集》等專著,不斷拓展個人的藝術領域。

“仁者樂山,智者樂水?!睉阎活w仁智之心,梁力文先生與書畫相隨半輩子,但心中一直都有一個更高的抱負。近日,他作詩云:“吹毛斷發世無雙,揮毫似劍圖報國”。一顆赤誠的愛國之心表露無疑。他常常說,文人一張紙,不求榮華富貴,只求創作出精品,今生最好的作品應該捐贈給國家。還說陸續會將自己珍藏的中央音樂學院廖輔叔教授、南開大學劉叔新教授等名家的墨寶捐出。我們完全相信他會行如其言。愿梁力文先生今后佳作紛呈!

供稿:鄒小玉 梁力文東坡詩意畫藝術館館長;編輯:張行方

附:梁力文先生東坡詩意畫欣賞—— 

條評論
評論
麻将来了怎么开房间